新板栗炖鸡

POT→白石厨,藏受纯食预警
谦藏/千藏/修藏/光藏/种藏/君藏 等
重度雷区:所有藏攻+所有谦受;非常过激,见到拆逆家会暴走
是个什么都敢写的女人!!关注请谨慎!!

【谦藏】Gentlemen Prefer Stoutness?

非常短小,复习的空档飞速摸个鱼,售后没保证……(这期间我居然还开了两个新坑 真的 佩服我自己)

瞎写的,没捉虫没润色,大家图个开心就好_(:з)∠)_

*注意:本篇的风味是 宇宙直男你谦(??)



——————————————

“账单我先结了吧。”忍足侑士朝着走过来的甜品店服务员摆了摆手,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坐对面的忍足谦也惊讶地挑了挑眉毛,“真难得你这么慷慨啊,侑士。”

“还不是看你可怜。”忍足侑士一手撑脸,看着忍足谦也埋头继续对着桌上的甜品大快朵颐,“听说你被白石甩了。”

“什……”忍足谦也一口芝士差点噎在喉咙里,“你从哪听来的流言蜚语啊!我和白石好着呢!”

“他不是两天没理你了吗?”忍足侑士拿起桌上的大麦茶。

“……”

“……”

“……你怎么知道的……”

“你真当集训营里的人都是瞎子不成,”忍足侑士摇摇头,“白石见谁都笑得像朵向阳花一样,一见到你脸上立刻就乌云密布了,连吃饭他都是和比嘉中的甲斐还有平古场一起的。如果不是分手了或者你被甩,谁会丢下个现成的男朋友去和别人吃晚饭?”

“才没有分手!”忍足谦也愤愤道,语气不自觉地有点心虚起来,“那个……就是……啊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搞错了总之……白石好像现在还在生我的气。”

“那个谁看不出来啊,我看他那表情就差没把你丢回山上去喂老鹰了。”忍足侑士啪地一声放下茶杯,“说吧,你又干什么好事了?”


他真的没做什么事情,忍足谦也又委屈又不解地想。前几日和队友们合力打败二号球场,终于成功回归合宿营时,忍足谦也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他终于能够天天站在白石藏之介的身边了。

能再重逢这么一次实在不易,这之前,在山顶上接受磨炼的忍足谦也每天都得经受风吹日晒雨打,被高中生抢水喝,被老鹰追着满山跑,以及被一个自称是他们教练的糟老头子指使溜进合宿营里偷酒——忍足谦也那时还满心以为能偷偷见上白石藏之介一面——结果掉进山间小溪里喝了好几口溪水,躲射线躲得腰都闪了,连白石藏之介的影子都没见着。

时隔多日,他拖着跋山涉水的疲惫身躯,在视野所及中吃力地搜刮那个日思夜想的身影。白石藏之介正站在观众席上,抱着从赛场上一路飞扑进他怀里的远山金太郎,又摸着财前光的头温柔地叮嘱了几句什么,忍足谦也迎上几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对方一转头就和他的视线撞了正着。白石藏之介愣了一下,随即很快就不负众望地,远远朝着忍足谦也露出一个梦中情人般的微笑。

忍足谦也觉得自己都快飘起来了。怪不得自古以来的男人都愿意死在温柔乡里,他想,这个世界上哪有比当白石藏之介的恋人还要幸福的事情呢。平时的忍足谦也如果能听到这句心声,一定会被自己给恶心死;但陷入爱河中的忍足谦也已经完全不在乎了。他像只快乐的拉布拉多犬一样蹦蹦跳跳地跑到了白石藏之介面前,眼前的银发男人保持着毫不褪色的笑容,柔情万种,光芒四射,忍足谦也要是再缺那么一点自制力,估计现在就直接扑到对方身上了。

“什么嘛,”他走上前去,牵起白石藏之介的手,“还指望白石看见我会感动得落泪呢。”

“那是你才会干的事吧。”白石藏之介低头用拇指摩挲了几下他的手背,又抬起头来,“刚才的比赛我都看到了,谦也的水准进步很快嘛。”

“怎么样,你男朋友帅吧?”忍足谦也忍不住有点小嘚瑟,“所以我说过嘛,我会追上你的脚步,绝对不会给白石拖后腿的。”

“那不见得噢。”白石藏之介轻轻点了一下他的鼻尖,“以为我每天在这里都是在度假吗?”

忍足谦也摸着自己的鼻子,撇了撇嘴,“最起码三餐也有保障啊,不像我那样吃了上顿就开始操心下顿。只是白石应该也很辛苦吧?”

“是啊,不过比起你要好一些。”白石藏之介轻声道,手指温柔地抚上他脸侧的伤疤,“一看现在的谦也,就知道和以前大不相同了;现在已经是个自己能撑起半边天的、真真正正的男子汉了。”

铺天盖地的幸福感一瞬间充盈了他的整颗心脏,忍足谦也忍不住又咧嘴笑了起来。“也是,”他轻快地说,“我看白石在这里过得还是挺不错的呢。”

“嗯?”白石藏之介没读懂他的意思,偏了偏头,露出一个疑惑的微笑。

搭在白石藏之介腰间的那只手绕到他背后慢慢收紧,他踉跄了一下,整个人被忍足谦也往怀里带了带,胸膛贴着胸膛,对方的心跳仿佛都能透过布料传进自己的胸腔之内。他有些意外地抬起眼,忍足谦也眉头轻锁,正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蓝眼睛里一片深邃的海洋。那张多了几条疮疤的脸似乎更显硬朗了,似乎真的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气息——忍足谦也扣紧他的后背,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往白石藏之介凑近了过来。

白石藏之介也开始不自觉地有些心跳加速。他屏着呼吸,轻轻阖上双眼,两手缓缓攀上忍足谦也的肩膀,正等待着对方的下一步动作,却忽然感觉到有只手掐了掐他腰间的皮肤,接着像是犹嫌不足似的,又用手指用力戳了戳他髋骨以上的腰肉。受到惊吓的白石藏之介猛地睁开眼睛,看着忍足谦也那张近在咫尺、神情严肃的面孔。

“你好像胖了。”忍足谦也一脸诚恳地说。





“然后他推开我就走了。”忍足谦也咬着勺子回忆道,“整整两天,在一起练习的时候连个眼角都没分给我。”

“我看你是真的没救了。”忍足侑士下了结论。

“又不一定是真的,就是当时这样感觉而已……我和白石这么久没见面了,是错觉也说不定啊!”

“别人就算了,你不是他男朋友吗?去山上集训之前你肯定也没少摸吧,这么了解自己身体的人,你觉得他会不把你的话当真吗?”

“不就是腰上多了块肉而已嘛!也不一定就是赘肉啊!”

“有没有多一块肉根本不是关键,当你对着白石说出胖这个词的时候,你已经死了。”忍足侑士说,“你就一点自觉都没有吗,谦也?”

“明明是他先开头的啊?”

“谁让你把话题引到那个方向去了?”

“……那我怎么办啊……他现在都不理我……”

“还能怎么办?”忍足侑士摇晃着茶杯,“想办法赔礼道歉吧。”

“那个早就试过了啊!当天晚上我就去谢罪了,根本就没有用……”

“你怎么说的,”忍足侑士问,“ ‘白石我错了其实你一点都不胖你可苗条了全合宿营的选手身材就没有能与你匹敌的’,是这样吗?”

“……我说其实白石你胖一点更可爱……就算你胖我也不会嫌弃你的所以你不要担心……”

忍足侑士不可置信,“你到底是哪根经搭错了?!”

“有什么不对吗?都是我的真心话啊!”

“……我要是白石我也不想理你……”

“就算不想理我,看在我那么辛苦地准备赔礼的份上,也应该接受啊!”忍足谦也沮丧不已,“结果居然气呼呼地起身就走了……”

“赔礼?”忍足侑士心中莫名升起一阵不详的预感,“你准备什么了?”

“这么大一盒的,”忍足谦也闷闷道,放下勺子用两只手比划了一下,“提拉米苏。为了买那个我可是特地跑遍了整个合宿营所有的咖啡厅和甜品店的!”

“……”

“干嘛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忍足谦也抗议道,“那可是我牺牲了给蜥蜴换笼子的零花钱买的,还不够有诚意吗!我都要被我自己感动了,白石他居然一点都不动摇……”

忍足侑士长叹一口气,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忍足谦也一脸理直气壮地瞪着他,而他对面的堂哥啪地一声将茶杯放回桌上,环起双臂,用一种看见邻居家三岁小男孩试图用甲壳虫引起喜欢女孩子注意时才会有的眼神,充满关切地注视着忍足谦也,抬起下颚指了指他面前的芝士蛋糕。

“就你这样还被自己感动呢。”忍足侑士痛心疾首,“吃你的吧啊。”









——————————————



“最近总见到你往医务室跑呢,”幸村精市将那盘被白石藏之介推开的布丁拿到自己面前,“哪里不舒服吗?”

“幸村君,我是不是最近变胖了?”白石藏之介一脸郁郁,听到这话干脆放下餐具,抬起头问他。幸村精市有些疑惑地挑了挑眉,“突然之间你这是怎么了?”

“也不知道田仁志君听到这句话会不会羞愤而死。”木手永四郎不由得感叹,“他也是时候担心一下自己已经进入世界肥胖症候群的问题了。”

“那么在意谦也说的话吗?”不二周助微笑着宽慰他,“我倒觉得他不一定是真的这样想,说不定只是表达白石你在集训营过得更加健康均衡这个意思而已呢?是为了让你开心才会这么说吧。”

“听到这种话我可能开心吗?这意思分明就是说我腰上多了赘肉啊?”

“体重秤呢?”木手永四郎问,“也是这个结果吗?”

“……”白石藏之介沉默了一会,仿佛在大庭广众之下报出自己的体重是件非常有伤风化的事,“六十四……”

“上次体检是六十六吧?这不是轻了两单位嘛。”不二周助说。

“我当时称体重的时候可能没吃晚饭,”白石藏之介思考道,“或者就是体重秤出问题了。”

“你这是已经认定自己变胖了吗?”幸村精市微笑道。

“前几天我用标尺量过了,腰围真的又长了几毫米。”白石藏之介忧心忡忡,“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长了赘肉。”

“怎么长,”幸村精市被他逗笑了,“凭你一日三餐摄入量还不到1600的卡路里吗?”

“你既不吃甜食也没少做锻炼,平时喝牛奶不小心多加一勺糖都恨不得再去集训场上跑三圈,这样要是还能长赘肉就真的是奇迹了。”木手永四郎推着眼镜,瞟了一眼仍然深陷在忧虑状态中的白石藏之介,“白石君,人生可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的,总会有些意料不到的偏差。但你这偏差就实在是有点大了。”

四天宝寺光芒四射、完美无缺的圣书选手因为这话而再次搁下了餐具,盯着自己只摆了几片青菜叶和土豆的餐盘,在一桌人等的关切注视下认真地思考了三秒钟,而后毅然地摇了摇头。“不对。我一定是长胖了。”

他利落地解决完了面前少得可怜的蔬菜,似乎不打算在餐厅久留,和一桌的朋友们道了别就端着餐盘急匆匆地起身离开。餐桌前的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扭头一齐目送着白石藏之介在回收处迅速放下了餐盘,然后掉头就一路往健身房的方向快步走过去。

“如果体重秤劝不动他,估计也就没什么能劝得动他了。”木手永四郎说。










评论 ( 18 )
热度 ( 27 )
 

© 新板栗炖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