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板栗炖鸡

POT→白石厨,藏受纯食预警
谦藏/千藏/修藏/光藏/种藏/君藏 等
重度雷区:所有藏攻+所有谦受;非常过激,见到拆逆家会暴走
是个什么都敢写的女人!!关注请谨慎!!

【布秀】暗箱操作 Ⅱ (《史密斯夫妇》AU)

我自己都不想回想上一次开坑是什么时候了……

非常短小的一更





3.




布莱尔发动汽车引擎,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确认韩东秀没有再往这里看,才腾出一只手把工具箱里的弹匣打开。他往车墙上摸索了一阵,隐约有些不安地觉得今天藏在皮革里的枪支似乎被移过位置,但好在他最后还是顺利找到了。

“我现在出发。”他对着耳朵里藏着的通讯器说,“半个小时后让孟天在那家街角的百货店等着。”

“MT也派人去另一边找东西了,我们得赶在他们前面。你尽量快点。”

“我知道了。”布莱尔嚼着一块口香糖,“要留活口吗?”

“留几个吧,如果你有空的话。”

布莱尔掐掉了通讯器。他拿起放在一旁的剃须刀,对着后视镜仔仔细细地刮了一遍下颚上的胡茬,另一手把着方向盘,驾驶着雪弗莱开出了别墅大门。




“嗯,对,他刚走。”韩东秀歪着头,用自己的耳侧和肩膀夹着正在通话的手机,走进了厨房,“所以拜托别再催了,我现在就去,好吗?”

“对了,替我找个人去超市采购点东西。”他站在烤箱面前摁下暗处的按钮,最底层的抽屉应声拉开——两个暗格,韩东秀从三排二十多种锃锃发亮的刀具中挑出几把,嵌进绑在大腿外侧的刀鞘,走出别墅锁好了房门。

“一袋纸巾,三盒牛奶,两袋燕麦,我想想,还有两片鳕鱼——不,鳕鱼先不买了,等我自己去挑吧。”

“艾司隆?他们去凑什么热闹?”韩东秀锁门的手停顿了一下,“好吧,我明白了,我会尽快的。待会儿联系。”










布莱尔把车停在停车场边,场位早就占满了,他不得已将面包车停在路口旁边,从后视镜里看到孟天就靠在一根电线杆旁等着他,脸上带着一个赌徒特有的笑容。布莱尔摘下墨镜,给了他一个白眼。

他摇下车窗,孟天晃着套在食指上的硬盘,从车窗外直接丢给他。布莱尔接住摊开手看了一眼。

“剩下一半在你这次的目标手上。”孟天弯下腰把脸凑近车窗,布莱尔假装嫌弃地往后躲了躲,“记得问清它们在哪儿。我觉得我们离成功不远了,这次这一出足够扳倒MT。”

“你就这么有信心?”布莱尔挑起眉毛。

“前几天上面那群老头子们来找过我们队长。”孟天压低声音,“他们说来视察近况,詹姆斯就带他们去了分部。但我看到门外有个人在候命,我老远就认出那是公关人员,负责境外走私犯罪打压那一块儿的。我交班时他们拿走了之前和你说过的那个文件包。”

“他们在那里面做手脚?会是什——我靠。”布莱尔看着孟天一脸不言而喻的表情,忽然被脑内一闪而过的念头噎住了。“不是吧。那帮死老头到底在搞什么?”

“这话我可也就和你讲,”孟天说,布莱尔看到他脸上已经没有笑容了,“连大卫他们都不知道。那里面的玩意儿,没有自己人帮忙,是不可能在政府的眼皮底下运出去的。所以你这次最好悠着点,保持警惕心,别任务进行到一半就——”

“就什么?”

“被自己人从背后捅一刀。”

布莱尔瞪大眼睛看着他,孟天勾了勾嘴角,戴上墨镜转身离开,用背影朝着渐渐摇下的车窗挥挥手,“玩得开心,大块头。”













“您还需要续杯吗?”

韩东秀托着腮,对着迎上来的服务生微笑着摇了摇头。在他坐在吧台前耗了将近二十分钟之后,不远处坐在会员沙发上的目标终于向他投来怀疑的目光。韩东秀装作没察觉到那道视线,又向服务生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抱歉,好像坐得太久了,我还是再要杯布鲁克林吧。”

服务生点了点头,转身去调酒时,突然从那边走来另外一位服务生拉住了他。韩东秀看着两人耳语了几句之后其中一人从酒柜朝自己走过来,然后对着韩东秀向会宾座位示意了一下:“先生,8号桌的客人刚才说如果您还需要些什么,都算在他的账上。”

韩东秀转过头,正好迎上沙发上中年男人冰冷的微笑和探询的眼神。他回以笑容,佯装有些惊喜地转回吧台,一只手暗暗地敲了敲藏在右耳侧的通讯器,一边对服务生露出微笑,“那就替我把布鲁克林换成黑刺李,谢谢你。”

“收到。”普雅在通讯器的另一头回答。







脸上有两道刀疤的中年男人正在给手提箱上密码时,门口响起了沉闷的敲击声。室内的几个人互相对视几眼,其中一个狐疑地开了口:“是谁?”

“瑞泰维修厂,昨天下午五点有人电话预定了电视机修理。”门外的人喊,“请问我能进来吗?”

刀疤脸看了上司一眼,后者偏了偏头示意开门。布莱尔套着无袖背心,戴着那只沾着零星汽油和污垢的棕色鸭舌帽,提着工具箱,低头绕过开门的人走了进来。他径直走到待修的电视机前,感觉跟着他走的数道阴森森的视线一直紧紧不放,布莱尔没吭声,低头打开工具箱铁锁的一刹那,扣动扳机的清脆声同时响起,硬邦邦的武器已经抵上了布莱尔的太阳穴。

布莱尔刚拿起来的铁钳哐当一下落在木地板上,他惊恐地斜眼看过去,几秒后才反应过来,颤颤巍巍地举起了双手。“我……做错什么了?”

“别装蒜,”他后脑勺传来一声冷哼,“你扮得再生动也没有,我知道你不是来修电脑的。”

“呃,对不起?”布莱尔迟疑地说,“我确实不是来修电脑的。我是来修电视机——”

“闭嘴!”顶在布莱尔太阳穴上的枪又移了一下,“别告诉我你这身肌肉是天天装电路板拆电线练出来的。伪装也得有个样子吧。”

布莱尔撇撇嘴,有点委屈地看着他举着枪绕到自己跟前,枪管敲了敲他硬邦邦的肱二头肌——布莱尔实在有点担心它突然走火——然后吹了一声口哨,“练得还挺结实。不过你应该清楚,就是绿巨人在这里对着我们,也没什么胜算。”

布莱尔撇撇嘴没有回话。

“好了,全都交代吧。你是哪边的人,来打探什么的?”那人不知又从哪里掏出一把看上去更容易走火的抢,对准了布莱尔的心脏。“你知道如果不说实情或者没交代全,我的枪管就可能会有点控制不住情绪。”

布莱尔皱起眉头,紧张地噎了一下口水。“如你所说。我是。”

“是什么?”

“……你说的那种人。”

“哈,这种关键时刻还要打马虎眼?说吧,把你的来头交代出来,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少能耐,能让你伪装都懒得多费点心思就前来赴宴了。”

布莱尔在他嘲讽的视线中不自在地咳了一声,“……MT。”

“你这副作风可一点也不像MT的,不得不说,”刀疤脸笑着走过来,摸了摸他畸形的下颚,“我猜猜,你可不是来取钱的吧?”

布莱尔闷闷地应了一声。

“MT就没对钱感兴趣过。从我第一次和你们上面那帮老东西打交道开始,你们就致力于把整个黑帮的人脉关系搅得更乱。我保证你这次就是为了那个日|本探员的档案来的。”

“你可真聪明。”布莱尔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你还年轻着呢。真不知道MT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派你这种毛头小子出任务了。你在附近没有同伙埋伏吧?甘布,先去门口盯着。”

“没有。你们可以把这附近的水泥地全部掀翻,一根头发都不会有。”

“你还算是老实,乳臭未干的好处。没试过几次单干吧?”

还真是。“确实没有。”

“MT的效率真是在走下坡路啊。”刀疤脸装模作样地感叹,“几年前你们首领还没交接的时候,MT多少还能在我这里划几笔单过去。现在在我这儿你们公司可亏惨咯。”

布莱尔浑身上下像座石樽,一动不动,只有两只眼珠跟着刀疤脸走来走去的动作一圈一圈地绕。刀疤脸背后,那群长着老鼠一样的面孔的小喽啰们,幸灾乐祸地对着他的遭遇偷偷笑个不停。布莱尔的视线绕到天花板,接着移至左手边的阳台之外,最后又停在米黄色的瓷砖地板上。

这边的刀疤脸开始边给另一只手枪上膛边重新打量自己的宝藏了,“我打赌,就算再给你一万次重来的机会你也拿不到情报。你的伪装实在是太缺乏水准了。”

“我知道。”更加低沉的声音回应了他。

“你们组织这些培训还没断奶的小屁孩的方法,每年都是这一套,我都清楚得很。前几个月他们让你去港口卸货了吧?订单是不是你一个人审核签收的?”

“……”

“看看你那副神情。老大哥知道的事多着呢。要不是你离开越南离开得早,估计那几个替死鬼的账就要算在你头上了。”

“知道我安保系统做得那么松懈是为什么吗?因为你们。你们和艾司隆都是蠢货。一年比一年差劲,在对手面前连进取心都快没了。是不是觉得我在一派胡言,嗯?”

“……不,你说的都没错。”

“还挺诚恳。”刀疤脸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不过有一件事你没说对,”布莱尔仍然举着双手,低着头,他的双眼从下往上盯着黑漆漆的枪口,笑了一下,“我一开始就没打算伪装。”











“我相信您是明白人。交易流程您一定比我这种新手要熟悉的多了。”韩东秀坐在真皮沙发上,面对着北欧人用口音不太正的德语说,在五彩缤纷的灯光下又把音量降低了一点,“那我就直接报价了。五十万。”

“现在谁还报这个价钱?”男人轻蔑地笑了一声,“在地下很少遇见像你们上司这么不会做生意的人了。”

“别急着拒绝,五十万是有额外收成的。”韩东秀看着对方把一根烟掐灭,又在水晶做的烟灰缸上用力摁了几下,“您如果答应,西西里那场交易就不用那么大费周章了。我们上司只要签个字,订单就是您的。”

对方本来低头掏另一包烟,闻言抬头瞟了他一眼,“想得倒是挺周到。”

感受到对方的冷淡,韩东秀也只是在脸上扩大了微笑。“要不由您来提条件?”

“别在我这费心思了,韩先生。”男人打开新烟盒的包装纸,“MT信用还不错,但你们这几年的办事水准我真是不敢恭维。”

“这几年上面用人不当,选拔也不力,我也必须承认。有时候效率不高,难免遭受些小损失,但如您所说,我们诚信上还是靠得住的。MT从来不让合作对象吃半点亏。”

韩东秀看着对方陷入迟疑,干脆掏出一袋东西,撕开包装推到酒桌上。“这样吧,生意上的事暂且不谈,先送您点见面礼。”

男人淡淡扫了一眼包装袋里藏着的针筒,眯起眼睛意有所指地笑了,“你们这里额外服务还真不少啊。”

“我们还有更多服务,取决于您愿意付多少小费。”韩东秀依旧挂着脸上的微笑,同时他听到藏在头发里的通讯器传来安龙不赞同的啧声。“你连海洛因都准备了?”澳洲人在对讲机里问。

不然呢。韩东秀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TBC











评论
热度 ( 5 )
 

© 新板栗炖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