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在等你
重新开始

【谦藏/R18】嫉心与偏见(下)

被锁重发

 老福特 我恨你是块木头

是高速,预警见前篇


【上篇】


——————————————————————


(下)


 严格来说,忍足谦也那憋了满肚子的烧得正旺的火气并没有彻底消去。自己是完全占理的那一方,这他倒是清楚得很,关系确立以来也难得有这样一次可以让白石藏之介露出被辩驳得面有惭色的模样,他想着至少要给这人一个教训。白石藏之介什么时候都明智又可靠,却偶尔也会不自觉地被推入险地,一头往火坑里跳下去而不自知,忍足谦也断定了自己要及时拉住那样的他。


但他面对那样的白石藏之介,很快又一败涂地地软...

【我是一只提问箱】


我好无聊  好孤独  请大家尽管问我什么东西都好吧

唠嗑也行啊!!

 【同人作者二十题】


瓶颈期瞎写的,没有文,想看粮的小伙伴不要点开

算是入坑一年多来给自己做个记录吧


——————————————————


1. 最初促使你创作的动力是什么?


我圈真的没有粮

别家说没有粮是在撒娇,我圈不是,我圈说没有粮,那都是纪实发言

我是那种只要吃饱了就不会产出的人,而且吃饱之后很快就会淡圈,之所以能在杀网坑里待这么久纯粹就是因为这么久都没有粮可以给我吃,我几乎一直在自割腿肉……有时候甚至怀疑自己有斯德哥尔摩

如果我圈哪一天粮多起来了   那我大概就会跑路吧(但并没有那...

【光藏】安穆尼西亚



母亲:

有一天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了。

我做了我所能做的所有事情去伤害他,推卸了我所能推卸的所有责任让他失望,我配不上他如此的真心和温柔,想要他能够早早地离我这种人远去。可在我以为他永远都不会再对我微笑,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这世界上的时候,这个男人,就像当年走向国二那个浑身是刺、用戒备和冷漠武装了全身的我一样,他又一次重新向我走来了。

明明怎样也不该轮到我的,他有那么多可以选择的人和时机,他明明可以让自己过得很幸福的。可是这个傻子,不管向他捅多少刀,向他展露多少伤人的利刺,他下一次还是会向我这样的,陷入泥潭里的混账伸出手。

本来我的世界里不该有这些。本来不应该图着离家近而考入四天宝寺中学...

【光藏】春风你为何唤醒我

 

 

 

 

 

 

 

 

打记事起他没有“喜欢”过一样东西。网球是不费吹灰之力的附属游戏,英俊皮囊生来所有,电子乐来源于他血液里不被旁人所理解的偏执顽劣。日光下折射耳边一排奇异耳钉是青春期标新立异的叛逆宣言,犀利如刀言语被天才名号的糖浆包裹,刺入人心也不至于过分使他人疼痛。财前光不想去试图喜欢一样东西,这个词甜蜜又沉重,十二年来已然惯于用漠然无衷直面这世间一切,喜欢要赔上一颗血肉筑成的心,要流多少不必要的泪,这代价何其不值愚蠢。天才不屑于这样的交易。

 

 

 ...

tag里有位姐姐好猛


短短三四天我圈tag从一百二狂飙到一百五(

我一个月都产不了这么多(你有脸说

一个破百fo点梗

图是上上个月月初截的,感谢大家对辣鸡写手本人的支持并祝贺大家终于可以101 C位出道

或许有小天使想要点梗的话请留言,CP藏受以内任意,谦藏/千藏/光藏/修藏/种藏/君藏 以及其他皆可,指定更一篇我之前坑的文(……)也是可以der

虽然来梗不拒  但是关注我久了的朋友也都知道我这人拖更的水准有多么炉火纯青,希望大家不要对我还梗有过多的期待(顶锅盖

五月接连考试+实习忙得秃头,这个月没更新很抱歉,希望大家能够等我到六月份_(:з」∠)_

放一个或许想要有人愿意和我这个老年人一起吸藏唠嗑的提问箱(点我)

尽管问哦!!

给大家比个超级无敌大心心

【修藏】露隱葉月挽歌

 

 

 

 

 

 

 



 

他背朝大片大片溺亡的昡白逆光推开一扇浮雕纸门,看见白石藏之介倾身倒落在旧黄榻米上,泼染的血水从他的胸腹前绽开一朵潋滟豔丽的红芍药,红白交驳,在素色和服上触目惊心地次第而绽,斑错血纹一路从佩刀刀尖藕断丝连地延宕出蜈蚣爬行的尾迹。银灰色的发铺洒开有如撕裂的锦帛,挡住了水碧色的眸,挡住了没有生气的白瓷的脸,在窗格透进来丝丝缕缕的晨曦中无声淌走了莹动的流光。

渡边修从门口不紧不慢地走进去。脚步绕过那些席布上凝固的砖红色斑,绕过遗落在衣摆一侧的浮雕把的短刃,踩...

1 / 6
© 新板栗炖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