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T→白石厨,藏受纯食预警
谦藏/千藏/修藏/光藏/种藏/君藏
是个什么都敢写的女人!!关注请谨慎!!

【谦藏/修藏】大阪丽人 01 (赌场背景,《吉尔达》AU)

之前提到过的白石·海华丝出处……话说七夕刚过这个气氛真的合适吗(不

*黑色电影《吉尔达》AU,地下赌场背景

赌场老板阿修→舞者白石←赌场经理谦也

*后期有少量凹藏成分

 

*全员都有黑化倾向!!!尤其是你谦!!



(一)

 
骰子从赌桌上一头栽到地面,又急促地跳了起来,一股脑儿骨碌骨碌地滚到了忍足谦也脚边。

忍足谦也弯下腰,捡起那个骰子,连带他的动作掉下来的还有一张略显陈旧的梅花J。他不动声色地将那张纸牌放回西装上衣的口袋里,重新站起身来,赌桌中间的荷官正好再一次宣布下定离手,轮盘上的指针稳如磐石,一动不动地指向黑色区域,紧接着是赌...

 

【谦藏/千藏/其他凹藏】藏受前提下的单人小问卷

填坑中途写个问卷冷静一下(??

这阵子是真的文荒了,三个坑同时填然后三个都填不完……

———————————————————————

1.你喜欢的cp和原作有冲突吗?

说的就是你谦藏,官方发粮第一大手

冲突,不存在的,无论是谦藏还是千藏在TV漫画里都是满嘴糖……千藏那个几百年前的夕阳下对视还有乙女级别的怦然心动ova(《九州双雄》了解一下)都已经够嗑了,更别说你谦藏,官方盖章黑骑士梗+世界第一白石厨谦也,一个大写的官配

说真的仔细想想新网OVA里人物那么多,TV组还专门空出一集来做谦藏专题,可以说是非常真爱了

 

2.原作中两人毫无交集的cp你喜欢过吗?

我可以说千...

 

今日lofter最佳说法:千岁和白石在部里互相不待见

恕我直言,您不但没看ova,您连全国大赛新网tv漫画怕是都没看完一半

先不说他们两个ova里面感情线有多丰富,你见过哪两个互相不待见的在全国大赛tv里面恩爱成那样??不待见他还专门跑过去提醒他要注意青学的不二,不待见他还让财前把比赛空间让出来,让个已经退部的人去和青学的王牌比赛??先不说千岁这人物设定本来心就很大脾气就很随和,按照你白石那个性格,他要是能在网球部里不待见谁,你还不如说他这个部长是靠收买上位的呢??

四天这么和谐的学校也能分出个一边藏厨一边金厨的派别来针锋相对,那我家谦藏要被说成什么,反社会吗???本来就只有我千藏+谦藏...

 

【千藏】某日夏日祭上的白石姬(下)

本来早就该发出来了  我真的太能拖了……总之月底混个更过几天更正剧吧(

一次性草稿的千藏only小甜饼,非常OOC,慎点


【上篇】


(五)

 


千岁千里,一个从来都不知道生命诚可贵这句话怎么写的男人,此刻在自家部长僵硬的微笑和刀削般的眼神沐浴下,总算愿意收敛一下他脸上挂都挂不住的幸灾乐祸。他伸出手,摆弄了几下白石藏之介流水一般摇荡的裙摆,煞有介事又一本正经地(全是装的,白石一眼就看出来了)地摇了摇头,“我觉得小春说得没错。蝴蝶结都没有戴上,这说明部长你的cos根本就不够专业嘛。”...


 

 (´・ω・`)

有没有哪位画手太太或者写手太太 愿意和我这只渣写手一起做问卷呀
cp藏受以内任意!

没有的话我等会再来问一遍

————————————————

这条公告到我出坑为止都完全有效!!欢迎各位藏受同好找我一起玩各种各样的问卷( 你其实就是不想填坑对吧

 

【谦藏】Gentlemen Prefer Stoutness?

非常短小,复习的空档飞速摸个鱼,售后没保证……(这期间我居然还开了两个新坑 真的 佩服我自己)

瞎写的,没捉虫没润色,大家图个开心就好_(:з)∠)_

*注意:本篇的风味是 宇宙直男你谦(??)


——————————————

“账单我先结了吧。”忍足侑士朝着走过来的甜品店服务员摆了摆手,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坐对面的忍足谦也惊讶地挑了挑眉毛,“真难得你这么慷慨啊,侑士。”

“还不是看你可怜。”忍足侑士一手撑脸,看着忍足谦也埋头继续对着桌上的甜品大快朵颐,“听说你被白石甩了。”

“什……”忍足谦也一口芝士差点噎在喉咙里,“你从哪听来的流言蜚语啊!我和白石...

 

请大家督促我

我现在的人生目标就是  把手头这篇修罗场的连载篇目  增加到需要重新列一张目录链接为止!!!(激情发言)

 

【谦藏/光藏/修藏】内含魔改AU的几篇小预告 (凹藏向)

之所以突然放预告是因为我所有论文和报告的死线都快到了,而且后面两周两门主科都要期末考所以放完这篇预告我就准备跑路


*注意是凹藏向哦!!!


(1)谦藏巴格达之春 

 *1991海湾战争背景

通讯兵谦 × 战地军医藏

在神秘的中东共谱一段生死之恋(??)

——————————

“我真的很累,谦也,相信你经过这一整天也已经很累了吧。”白石藏之介叹了口气,摘下口罩,绕过他往急救棚外走去,“别再因为这种事,让我们两个都再陷入危险里了。”

“什么危险?”忍足谦也抓住他的手臂一把拽到自己跟前,“连埃及和以...

 

忍足·大阪醋王·谦也

重温完TV败组归来那一集,结合你网给出的新公式书突然想看这样的场景(

跟你们说,你谦吃起醋来连自己孩子(???)都不放过的

小金:白石我回来啦!!*٩(๑´∀`๑)ง*

白石(眼神里温柔中带着娴静中带着动容中带着慈爱):欢迎回来,小金

小春和裕次抱成一团到一边恩爱去了,千岁和阿银站在白石身后,和财前挥挥手示意了一下。小金高高兴兴地蹭着白石的胸,还得到了妈妈一个充满疼爱的摸头杀,别提有多幸福了。

你谦:喂,我也回来了啊???为什么只注意到小金啊???

白石(心疼+欣慰状):脸上这么多伤,在那里一定也没少吃苦吧?

小金(得意):嘿嘿,小意思啦!

谦也:我也受伤了啊!!脸...

 

【千藏】Gentlemen In Syracuse

丝绸一样的鲜血,从千岁千里的右眼中争先恐后地爬出来,蜿蜒着从他的脸颊滑下去,擦过脖颈,接着是黝黑的手臂,最后无声无息地跌落在水泥地上。千岁千里拿出手帕将那些嫣红的痕迹悉数抹去,缓慢地在楼道里踱着步子,那些没来得及擦干的血就顺着他的步伐,依次滴落在每一个他踩过的台阶上。

他拿着钥匙开了防盗门,越过客厅一路径直走到卧室门前,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门,房间里一片无边无际的漆黑和寂静。时针指向凌晨三点,躺在床头的人早就已经熟睡过去。千岁千里脱下外套,掀开被褥一角,尽量不动声色地钻了进去,像一只悄悄钻进别家窝里的猫。

他躺下没多久,身边的人还是被这出动静弄醒了,也可能是他身上除也除不去的血腥味实在太浓。千...

 

© 新板栗炖鸡 | Powered by LOFTER